創辦人故事

作為返鄉青年的想法,以及創立金門酒字咖啡商行的初衷。

       

 

「在異地的生活,讓我學會了想家。」

 

我是袁增嘉,是個土生土長金門囝仔

18歲那年離開這座小島,才發現自己像是個過客,每年僅有短短幾天停留在家鄉,不久後就搭著飛機繼續人生旅程,漸漸地對身處的異地感到格格不入,難以找到認同感,終日徬徨不安。

本以為那只是離鄉背井初期會有的不適,沒想到越來越烈,直到人生有四分之一的光陰都在異地,我才恍然大悟,我只是想家了。

於是24歲那年研究所畢業了,我成為了別人口中的返鄉青年,回到家鄉尋求著渺茫的工作機會,匆忙的腳步逐漸轉為緩慢的生活步調,夜生活的喧鬧沒了,只剩下幾間的7-11,再無人的街頭閃爍著光亮,若問我是否後悔過,我不曾後悔。

因為家就在這裡,我很安心。

 

 

 

 

「高粱酒是靈魂,咖啡是生活。將靈魂融入生活之中,是始創高粱酒漬咖啡的初衷。」

 

對我而言,飲用咖啡是我離鄉背井求學時,為了因應越加繁忙緊湊的生活所養成的習慣,咖啡像是成人後的體悟,人生有過苦澀與酸甜,需要細細品味後,才能體會出其中的濃厚芬芳。

而金門高粱酒則代表著我的根源,是我從小到大記憶中的那份酣暢,回到金門後我接觸高粱酒的機會就更多了,對於高粱酒發自靈魂的喜愛深入骨髓,亟欲想要將這份美好推廣給每一個人。

但除了金門外,高粱酒的飲用族群,卻隨著年齡層逐漸減少。

「要如何讓更多人願意接受高粱酒的風味呢?我喝著咖啡思考著,才突然意識到每天的一杯咖啡,已經成為了我的日常生活,如果能讓高粱酒的這些味道成為日常,就會有更多人願意嘗試高粱酒吧!

高粱酒漬咖啡的構想由此萌生。

「我想要的不僅是賣咖啡給顧客,更包含了對於金門的認同感。」

 

在異地的日子裡高粱酒成為了我與金門最密切的交集,在酒桌上人們會舉杯談起我來自於哪裡、眉飛色舞地誇讚著,是金門標誌性的產品,而高粱酒漬咖啡作為揉合兩者的特點所產生的嶄新商品,同時也代表著金門既有文化與外界激盪出的新火花,我們深信它能成為金門新特產。

希望透過高粱酒漬咖啡,成為一段談話的契機,讓認同這座島嶼的人們,有機會去訴說這座小島精彩的人文風情。

像是那閩南式的建築,用燕尾翹起了歷史的某一刻色彩;

矗立在田野間的風獅爺,是在地的虔誠信仰;

海岸側的反登陸樁,見證著的是一段段砲火的歲月;

先人辛勞的下南洋歷史,換來那一棟棟美輪美奐的洋樓建築。

倚在樹下的耆老、隔壁鄰居的阿姨、努力工作的青年、嬉鬧歡騰的孩童,這些點點訴說的真實人生,是構成了金門的每個部分。

透過高粱酒漬咖啡蘊含的香醇酒氣,讓人們談論起金門的場景不再侷限於酒桌,而是能融入日常生活,在家中、咖啡廳、辦公室的茶水間裡,開啟一段關於金門的對話。